衡南论坛网-衡南地区最大的社区新闻资讯门户论坛.

搜索

下一个“拼多多”“美团”们 都死在了半路

[复制链接]
admin 发表于 2019-12-11 09:48:4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admin
2019-12-11 09:48:44 1894 0 看全部

经过两个多月的重组偿款努力后,社交电商淘集集还是没能逃脱破产的命运。

12月9日凌晨,淘集集CEO张正平发布了致供应商、代理和员工的公开信,宣布由于融资未能如期到账,公司并购重组失败,接下来将寻求破产清算或破产重整。

张正平给出的具体思路是:1、破产重整,将淘集集所有权转交给债权人,所得资金全部用于公司运营,努力再次盘活平台;2、破产清算,在以上破产重整方案无法推行的下,淘集集将申请破产,张正平和团队会通过创业努力归还欠款。

对于淘集集此前的重组尝试,有供应商怀疑根本就不存在投资人。张正平在公开信中解释称,投资人的确已经签了投资协议,并接管了公司的财务、法务工作(收走所有公章和银行密钥),但在打款时间上多次延期,超出了公司能承受的最后时间期限。在公司账面无钱可用的情况下,已经无法维持基本的运营,且对该投资人是否会打款非常怀疑,所以被迫宣布并购重组失败。

淘集集只是资本寒冬里“缺钱致死”的公司之一。在此之前,呆萝卜、音悦台、韦伯英语、妙小程、国外的AI独角兽Carbon Robotics等都因为大规模烧钱,出现资金链危机或缺钱致死。

这些倒掉的公司不乏曾经风光无两的明星公司、独角兽,不少公司的背后,还站着高领、DST、老虎基金、IDG、晨兴资本等大名鼎鼎的投资机构。

它们的危机或倒闭纷纷证明:虽然是资本寒冬,但今天资本市场并不是没钱了,是时代变了、玩法变了:流量红利消失,靠补贴换增长的timing过了,没机会了;投资方对烧钱换增长的模式say no了,他们开始看重盈利能力;对于那些缺乏风险管理意识、运营管理能力不足,不能证明模式能跑通的项目,出问题或失败是必然的。

1

谁杀死了淘集集?

从资方争相抢夺的“黑马”到进行破产清算,淘集集用时仅一年。

淘集集是上海欢兽实业有限公司旗下的一家新锐电商平台,致力于将电商发展红利惠及传统电商未能触及的人群。

2018年8月,淘集集App正式上线运营,目标是成为中国最大的在线集贸市场,服务8亿月收入2000元以下的消费者。

面向下沉市场的淘集集,依靠社交裂变的玩法,上线后迅速积累了大批用户,增长势头一度直逼拼多多。很多人曾乐观地把淘集集视为更下沉的拼多多或者“下一个拼多多”。

根据极光大数据发布的《2019年Q2移动互联网行业数据研究报告》,淘集集上线9个月,MAU就超过4000万,而拼多多达到这一水平用时21个月,两者用户重合率也高达55%;今年6月,淘集集月均DAU超400万,较上季度环比增长273%。

不断飙升的用户数据、“下一个拼多多”的光环,让淘集集在投资市场看起来十分性感。

天眼查显示,2018年10月,淘集集完成4200万美元A轮融资,公司投后估值2.42亿美元,投资方阵容强大,包括著名的老虎环球基金、俄罗斯的DST和险峰投资等。2019年6月,淘集集又启动了B轮融资,拟融资2亿美元,投后估值8亿美元。

一位业内人士曾向投中网透露,当时FA、一级市场投资人聊起项目时,淘集集就成了话题之最,“做FA的朋友起的头,在座的FA都想参与到淘集集的融资中去,但这个项目实在太火了,根本不需要FA。”

三四个月过去,淘集集的境况发生了180度大转弯:新一轮融资迟迟无法到位,投资人唯恐避之不及;因无力偿还商家货款,其位于上海总部的办公室也被入驻商家围得水泄不通。

最后,张正平给出的办法是:调整经营模式,由商家入驻调整为合伙人自营,将主要供应商转为股东合伙人。与此同时,淘集集还在继续融资。

只是在新一轮融资进来前,它就撑不住了。

明星公司淘集集为什么迅速陨落?很多人归因于其粗放的烧钱模式。

在淘集集平台,新用户首次注册可以获得1元现金补贴,老用户邀请一位新用户入驻平台还能再获25.5元现金。在低线城市,淘集集还通过手推车扫码和夫妻老婆店推广的方式拉新。

但目前淘集集并不向商户收取佣金,内部战略层极其注重拉新,而拉新需要的补贴资金部分就来源于商家货款。

淘集集就是通过这样“拆东墙补西墙”的方式一步步做起来的。“路子太野了,”上述业内人士称,“拿供应商的货款去做拉新补贴,无异于杀鸡取卵”。

高额补贴让淘集集的资金缺口越来越大。有接触过淘集集的投资人向媒体透露,该公司资金缺口近20亿元。而据晚点LatePost报道,截至今年10月,淘集集在2019年的亏损近12亿元,目前每月亏损超2亿元。

在供应商集中挤兑、外部融资不到位的双重压力下,淘集集资金链彻底断裂。

张正平在今年10月发出的道歉信中提到,“我犯了一个极大的错误,过多的时间花在了融资身上,想通过融资款来解决当前增长的问题,延误了最黄金的自救期。”

只是,道歉已经于事无补,张正平想带领淘集集上市的愿望已经遥不可及。

对于淘集集从明星公司到迅速陨落,一家知名VC机构的投资人认为,根本原因是“数据差,烧不起钱”,“流量timing不同于拼多多,竞争也不同于拼多多,数据靠烧钱补贴维持,没机会”。

2

明星公司纷纷不行了

通过大规模烧钱换取增长,融资一断就轰然倒下的案例,近两年不在少数,特别是2019年这个冬天,死、伤案例尤其多。

曾被誉为生鲜电商“黑马”的呆萝卜近期也被曝出拖欠供应商货款、裁员、欠薪的消息。

11月下旬,呆萝卜被曝因资金链紧张一些门店被关,欠款达2.9亿元,包括拖欠供应商的款1.5亿,门店充值5000万,合伙人保证金5000万,员工工资及补偿金4000万,最终导致员工医社保断缴。

按照此前呆萝卜的融资进度,它被曝出资金链危机着实令人意外。

天眼查显示,2019年10月,呆萝卜刚刚获得DST投资,金额未披露。2019年6月,它宣布从高瓴资本、晨兴资本、XVC三家知名机构获得6.34亿元A轮投资。2018年8月,它完成天使轮融资,金额达千万级美元,投后估值达2.5亿元。

所幸的是,经过一段时间的调整,呆萝卜于12月9日宣布已恢复运营,用户可通过APP下单,12月10日门店恢复取货,恢复营业的门店有“百店”之多。

对于公司当前所处的困境,呆萝卜CEO李阳坦承,“我们对增长的预期与需求太高,低估了生鲜的‘烧钱’速度,以至于造成了消耗过快,这是我们‘用错’的地方。”

李阳提到的“增长”包括城市、门店、业务、技术,四者,四者应该相互促进,门店的增加意味着需要拓展更多城市,单店的业绩要增长,就需要增加更多业务,业务的提升则需要更多技术投入。

“这些光靠资本难以实现,需要匹配对应的组织管理能力,否则会导致效率不断降低、失血过快。”他反思说。

目前,呆萝卜一方面收缩了部分失血的业务线,试图让运营回归正轨;另一方面正在积极寻求解决方案、筹措资金,以求渡过难关。

呆萝卜危机只是生鲜电商“遇冷”的一个缩影。

据晚点LatePost报道,12月6日下午,主攻武汉市场的生鲜电商明星公司“吉及鲜”CEO台璐阳宣布公司融资失败,规模盈利未达预期,要进行大规模的裁员、关仓;总部200人缩减到100人以下,仓内200人以下,未被裁掉的员工也要工资减半;而高峰时期吉及鲜员工规模达1900人;40多个前置仓将只保留1/3。

据天眼查,此前吉及鲜也完成过多轮融资,经纬中国、IDG、源码资本这些著名的投资机构都是其投资方。

而在今年10月,生鲜O2O公司妙生活已经完成清算。这家公司资质看起来也非常优秀,创始团队来自易迅,投资方包括今日资本、钟鼎创投等,完成过多轮大额融资后,还是以失败收场。

据晚点LatePost披露的吉及鲜CEO台璐阳的内部信,他提到,过去三个月见了近100多位投资人,但还是没完成新一轮融资。年底前,基本所有投资机构停止了对生鲜的投资。

“下半年资本市场非常寒冷,资本市场对我们提出了更高的盈利的要求”,台璐阳提到,吉及鲜从10月份开始停掉了很多补贴,开始做盈利模型;但目前为止,他们仍然没有实现整个公司规模化盈利,最终融资失败。

过年来,生鲜领域的互联网创业、投资层出不穷,但最终“死伤无数”,真正成功的寥寥。

一位有10多年生鲜连锁经验的创业者始终对生鲜电商模式存疑,“弄个网页/app,招一帮人在那里送货,好像是革命化的模式,其实成本很高”,他认为,烧钱补贴没有未来,最关键的是能跑通,能赚钱,这才是生意。

生鲜电商之外,教育领域也是重灾区。

进入11月,英语培训机构——韦博英语6个北京校区全部关停,员工工资没有着落,学生无法上课也不能退学费。

在此之前,上海、天津、成都、南京等地的韦博分校也陆续倒闭。公司创始人承认,由于经营失败,资金链断裂导致了这一局面。

韦博英语创立至今已有20余年历史,在英语口语培训方面,一度与美联、英孚、华尔街英语并称“中国成人英语培训四巨头”。

随着国人英语水平提升、市场对英语人才需求日益饱和,韦博英语的优势不再。再加上该机构的门店一般都开在繁华的商业区,租金也成为了一笔不小的负担,长此以往就入不敷出。

少儿编程线上教育平台妙小程此前也被曝出暂停授课,家长无处追讨剩余学费,部分老师面临欠薪问题。11月15日,妙小程公告称,正与上市公司协商收购,需停课1至2周。若协议达成,则恢复上课;若协议失效,妙小程将协助学员转到某国内排名前三的在线编程教育机构。

最近几年,少儿编程项目风生水起,妙小程借势窜升,于2017年12月至2018年9月获得了三轮融资,累计融资额约9000万元,资方不乏创世伙伴资本这样的知名机构。

流量红利消失,无力继续烧钱换增长的妙小程就再也没能融到新钱,自身造血能力不足的它,结局可想而知。

12月初,有报道称,成立十周年的MV分享网站“音悦台”倒闭了,官网及APP出现数据异常,仅首页与部分页面可成功访问,视频无法搜索和播放,评论消失,APP也数据异常,并且已从App Store下架。

不仅如此,音悦台在北京三里屯的办公地点已被封锁,办公室空无一人,设备也被搬空;三里屯SOHO物业中心向媒体透露,音悦台两三个月之前便已经退租。种种迹象表明,音悦台已无法正常运营,公司处在倒闭边缘。

事实上,音悦台已经多次被传资金紧张、创始人跑路,今年5月还因拖欠坤音娱乐款项登上热搜。

音悦台发迹于韩流的黄金岁月,这个曾经最大的MV分享网站,凭借大量优质的视频资源吸引了大批饭圈女孩。在韩流文化大热的那几年,音悦台又因更新快、画质高聚集了不少哈日韩明星的粉丝,一度排名国内MV音乐网站第一。

之后,由于国家版权局规范了网络音乐版权,音悦台不得不下架大批无版权MV,公司经营受到重创。虽然后来平台试图通过孵化造星项目、举办投票打榜活动等方式重新挽回粉丝,但都难见明显成效,就更难唤回资本市场的信心了。

“缺钱致死”的现象不止出现在国内,国外也有一些曾经的明星公司因此倒闭,专注智能机器人手臂制造的Carbon Robotics公司就是其中一个。

成立于2014年的Carbon Robotics曾入选《机器人商业评论》年度权威榜单RBR50 2016,成为机器人技术全球50强。该公司最主要的成就即研制出了KATIA机械臂,极致性价比令其名声大噪,并于2016年和2018年先后进行了两轮融资,累计融资额536万美元,约合人民币3700多万元。

单从融资额来看,Carbon Robotics较国内的人工智能企业相比可能算不上什么,但之前的风光注定了它会一直受到关注。

今年10月,该公司进入破产清算程序。在相关文件中,Carbon Robotics直接提到了倒闭的原因——没钱了。

当风口过去、资本退场,那些靠疯狂烧钱做增长的公司几乎脆弱得不堪一击。

3

时代变了

最早将烧钱这个风头带起来的是互联网零售巨头亚马逊。该公司以烧钱为荣,以不盈利为荣,以不惜一切代价先拥有市场占有率为目标。

1997年,亚马逊CEO贝索斯曾公开向媒体表示,“我们可以盈利,盈利可能是世界上最容易的事情,也可能是最愚蠢的。我们把可能是利润的那部分钱用来再投资于将来的生意。如果现在就让亚马逊盈利,不管是哪个领导层做出的决定,都将是最愚蠢的决定”。

贝索斯的“烧钱逻辑”是对传统经营思路的一种颠覆。但亚马逊不断飙升的体量和不断取得的成功让越来越多投资者相信了贝索斯的逻辑。这种逻辑也逐渐被发扬光大,畅行全球。

该逻辑也被推行到了中国这片火热创业土地上。回顾国内互联网的烧钱史,该模式始于百团大战、成于出行混战、终于单车对垒。

2014年上半年,打车平台补贴战进行的如火如荼。在分别获得腾讯和阿里加持后,滴滴与快的掀起了中国互联网史上最疯狂的烧钱战争。根据嘀嘀打车(后更名为“滴滴打车”)公布的数据,从当年1月10日宣布补贴开始,到3月底,平台补贴达14亿元。虽然后来每单补贴已从最高峰时下降了2/3,但每个月依然得砸下数亿元。

这场补贴大战给双方都带来了大量资金消耗,颇有一种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架势。2014年5月,两平台同时宣布取消乘客的打车补贴,但竞争并未结束,这场“明争”转而变为“暗斗”。直到2015年情人节,滴滴快的宣布合并,竞争才暂时告一段落,合并后的公司至今仍在亏损。

其实这场混战本质上还是阿里与腾讯在出行领域的争夺,开始的时候双方都互不退让,但到了后期,连“不差钱”的两大巨头似乎都有些不堪重负,合并就成了最优选择。

而在共享单车的烧钱竞赛中,局势就发生了转变。单车对垒的最终结局是,彻底终结了烧钱模式,试图以高投放占领市场的模式逐渐失灵。

就连陆续投资过滴滴、ofo的朱啸虎也改口了。2017年11月,在巨人新进梦想开放日上,他表示:“靠烧钱起来的基本都是伪需求,以后不再投烧钱的项目。”

中国投资市场观念的转变只是一个缩影。放眼全球,似乎投资人都在远离这种单纯靠烧钱换增长的模式。

今年11月,经历了WeWork失利的孙正义也开始转变策略,不再一味强调GMV、营收和用户数量,他就自己的错误公开道歉,并一改激进作风,强调企业需要专注创造现金流。

孙正义认为,评判公司价值的最佳方法是衡量公司在“稳定状态”下现金流的倍数,除此之外再无别的衡量标准。想当年,孙正义和他的软银基金、愿景基金是互联网烧钱模式的重要推手。

2019年,资本市场依然深陷寒冬。据清科统计,今年前11个月,中国股权投资市场募资总额是1.08万亿,与去年同期相比下降了10%,但比市场预想的50%要好很多,说明市场上还是有钱的。投资层面,前11个月投资总额约7300亿元,同比下降29.5%;投资项目约7800个,同比下降18.7%。

投资收缩,一批融不到钱的企业倒了下来。IT桔子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12月6日,2019年关闭的公司达327家。分行业来看,金融、电子商务、本地生活等领域死伤惨重,教育、文娱传媒等领域也是哀鸿遍野。

值得注意的是,如果按照2019年企业倒闭时间统计前100名企业,成立于2015年的公司死亡数量最多,共计54家,其次是2017年和2016年,分别死亡13家和12家。

今年10月,经纬中国创始管理合伙人张颖提醒创业者,“拿捏好节奏,高效用好帐上的每一分钱,不要因为大意,错判而断粮。”

张颖明确指出,经纬中国只会继续加码支持那些数据持续给力、创始人明显在快速成长的潜力公司。“对于投错了且我们彻底失望的经纬系公司,不再把更多新钱浪费。”

不过,资本寒冬不是创业公司甚至明星公司倒掉的唯一原因。

从张颖的态度可见,即便是前期证明商业模式可行,但数据增长不给力,创始人综合能力不能匹配公司成长、执行不力的团队也很难继续拿到钱。

据IT桔子的统计,如果进一步深究2019年企业的原因,垂直社区、交友社区、服饰服装、生鲜食品等行业中,商业模式匮乏是公司死亡的主要原因。

而在前述VC投资人看来,很多时候timing决定一切。流量红利结束了,烧钱补贴换增长的模式没有机会了。

一个细思极恐的问题是,如果美团、滴滴、拼多多晚成立几年,结局会怎样?上述VC投资人认为,“不好说,至少流量红利过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返回列表

admin当前离线
管理员

查看:1894 | 回复:0

微信公众号

手机版

客服微信

联系电话:17130810734 地址:衡南县云集镇 邮箱:23220755@qq.com ICP备案号: ( 湘ICP备15019342号-1 )
Copyright © 2013-2020 衡南论坛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俊逸网络公司制作; X3.3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